云中君

狼是嘎子心魔,鹰是蛤蜊。这段是嘎子为了新的伙伴埋藏了心魔。心魔说我越是这样潜伏力量越大总有一天会.........
这个总有一天到底是想干嘛?为什么会要杀了所有伙伴们呢。┐(─__─)┌想杀蛤蜊也不能算心魔吧,太执念了吗?执念到要入魔。我不觉得嘎子会献祭,献祭也不是想献就能献的
有没有人讨论一下~( ̄▽ ̄~)~

【剑风黑白/all 格里菲斯 涅槃】婚宴 下

上次那篇的下,我有很认真的炖。但是一直被屏蔽发不出来。直接放图片了,不知道可不可以看。

https://wx1.sinaimg.cn/mw690/005XMOExgy1fwpznudqktj30u053ce81.jpg

 

【剑风黑白/all 格里菲斯 涅槃】
番外 婚宴
不想写剧情想炖肉,炖了一半。写的好烂,让我再改进一下另外一半

  【剑风黑白/all 格里菲斯  涅槃】
之前发的第二章图片,怕不好看到。
马上要出差,下一章应该是三天后,解释一下格里菲斯为什么没献祭。
有人说格里菲斯就算蚀不献祭,恐帝来了也要献祭。
不觉得,虽然是命中注定的事,但如果那么不可更改,也不用费劲把格里菲斯逼入绝境。
格斯在蚀的时候那么拼命的想抓住格里菲斯的手。如果抓住了,作为命运的反抗者黑色剑士也不会那么孤独。

  【剑风黑白/all 格里菲斯  涅槃】
原著属于三浦。这篇渣文笔,私设如山,全员ooc,趣味三俗。只能保证cp感情纯洁,身体~( ̄▽ ̄~)~
这章挺纯洁的不知道为啥发不出去,只能换成图片,有更方便的观看方式吗

今天看撒糖把自己虐到了。

读过小说,早知道梅长苏必死,一直觉得挺好的,每个人都得偿所愿,梅长苏沉冤得雪,变回林殊,靖王君临天下,开一代盛世。
每个人都求仁得仁。
但今天两个人撒糖把我虐伤了。心意相通,互相信任,能以性命相托。
当年的林殊和靖王也是这样吧,并肩作战,相知相惜。明明曾经那么美好过。
之前两人互相疯狂捅刀,我没有被虐到,是因为我知道终有一天他们能心意相通,即使失去了总归爱过。
但今天我被虐到了,因为林殊是真的永远永远的回不来了。即使走到最后,林殊不过英年早逝,靖王守万里河山,享无边寂寞,等林殊十三年等到的却是一个再也回不来的人,而梅长苏不过是一个从始至终都没有人爱过的幻影。
很绝望呀,靖王从始至终爱的都是那个亲梅竹马心意相通生命相交的白衣少年。
梅长苏一直都是用来祭奠死在十三年前的那些亡魂的傀儡。
摔桌,连爱过都木有,尼玛五十四集都在说什么呀。

也许是因为我第一次意识到他们失去的东西是有多美好,林殊失去的是光明正大握马扬鞭的未来。景琰失去的是亲梅竹马心意相通的爱人。而梅长苏确是从来什么都没有得到过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为是用来安慰大家的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yis上内容是猎宫谋反时,看长苏送靖王走的感触。当时我差点连cp都吃不下,因为每一个人都在拼命的喊爱林殊,所以当有机会变回林殊的时候,梅长苏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去死了。而粱帝最后说要让林殊不复存在世人之前。变不回林殊,又木有人爱梅长苏(包括他自己),所以即使他身体健康也是活不下去的。为理想死是幸福,但如果是梅那样的死亡,未免一口血 好了不捅刀了,来说说安慰到我的方式。 我觉得按照靖王那种性格,他应该根本get不到林殊自虐的点。林殊和梅长苏不是一个人吗?即使他爱的是林殊,但大概一定会一根筋的认为,既然我爱的那个人回来了,哈哈哈,当然要一辈子在一起啦。什么毁容,什么性格不一样,这都是啥呀? so,只要靖王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爱你,宗主就能被治愈了。啦啦啦。

(苏靖/靖苏)不装X会死星人的日常(一)

(苏靖/靖苏)不装X会死星人的日常(一)

因为基友的一句吐槽,我们开了一个脑洞,OOC。

 

真·土豪苏身为江左盟的盟主,文能安邦治国,扶大厦之将倾,武能横槊赋诗,挽狂澜于既倒,进的了朝堂,镇的住江湖, 简直是上下五百年一出的人才。

 

那么如果你要问如此完美的梅宗主的缺点是什么,那么江左盟的围观群众们,大概,也许,可以小声,告诉你: 梅宗主是一个不装X会死星人。

 

这个问题,最有切身体会就数宴大夫,每每逼着宗主喝药那叫一个心烦,稍不留神,就被偷偷倒了。宗主那身体又和药罐子似的,吃药和吃饭一样,一天三顿。于是每天都要和这位心机诡谲的宗主在喝药这件事上斗智斗勇。

 

要说起这样的原因,那绝对不是因为怕苦。而是偶然之间,他知道,常喝的药材中,那叫五灵脂的原是老鼠屎,鱼腥草是那地上腥臭枯黄的干草,更别提加入其中一起熬制的蛇蝎虫蚁了。 自此之后,宗主看药的眼神是绝对的苦大仇深,要活命还是要风雅,这是一个难题。

 

不过很快宗主就做出了选择,死了也要装着死。 梅长苏的病症归根结底还是寒气入体,所以保暖是非常重要的。

之前甄平就提过, 说是窑洞和土屋,住上去更暖和一点,要不要住到这样的屋子里去。宗主的房子景色好,意境好,园林好,啥都好,就是四处透着风,空空荡荡的,即使加上火炉和貂皮也不过了胜于无。

梅长苏去土屋门口转了一圈,脚都没踏进去就想走。甄平急了,宗主你先看看。说是土屋,那也不过是那砖瓦彻的墙,里面也是仔细休整过的,虽不算好的,住人是没问题的。 

宗主停了停,眼睛从青灰色的墙撇到,土黄色平整的地面。那嫌弃明明白白的就是,这地方能住人吗? 

甄平不甘,又狠狠瞪了长苏一眼。 梅便讷讷地说,说到土屋,你听过椒房吗?用的也是黄土花椒为墙壁,甚为暖和呀。

椒房?这种玩意还是等将来靖王殿下登基吧! 甄平低头默默腹诽着

要说这毛病还是当年晋阳长公主和太皇太后惯出来的。母亲是长公主,父亲是赫赫威名的元帅。林氏更是世代簪缨的名门大族,为官为将者不在少数,封侯称爵的更是数不胜数,当朝的太皇太后和宸妃就出自于此。即使在这富贵云集的金陵也算是数的上的。更别提梁帝对林家恩宠甚重。

所以打小,林殊的吃穿用度就堪比皇子,比的还是得宠的那类皇子。水是扬子江心水,茶是蒙山顶上茶,亵衣只用松江产的价比黄金的细纹布。一应用度,无不靡费。生于绮罗之乡,长于妇人之手,梅长苏能走到今天,要感谢,他非常有先见之明的父亲,十三岁就带他到军中历练。 在军中那几年倒是也能耐下性子和士兵同吃同住。 但凡有条件,就免不了由着性子折腾风雅之事。

 

如果要论被祸害最严重的人之一,必须算上当朝的誉王。当你的谋士很有钱又很有品味的时候,送什么东西就成为了一个难题。

苏先生,听闻先生好乐,前两天我寻觅了一把好琴,名绿绮。

绿绮声音绮丽,婉转优柔,殿下还是赠与红颜为好。我这里已经有一把伯牙的号钟了,绿绮给我确是明珠暗投了。

苏先生,这座宅院是前朝尚书留下的,园中小景尤为别致。

园中景色倒是不错,可惜有山无水,宴饮时不能流觞曲水以为兴。

苏先生,这本书是前朝世子曹植留下来的慰情赋的手稿。

黄初八年正月雨,这怕是赝品吧。

 

 

(Ps, 我没想用绿绮装X,但是笠阳长公主都有焦尾了,so,我只能拿绿绮了.

黄初八年那个纯属恶搞。现存的书稿是黄初八年正月雨,但是黄初七年曹丕死了,并没有黄初八年,所以比较公认的结果是抄错了,但是也可以脑补曹植是故意这么写的不是吗)

 

这篇文写的实在是不怎么好笑,惭愧。我这个人的笑点是在是很奇怪。

最后附上,当年林殊和靖王的装X

 

在林殊离去后的很多年,靖王反复念起这个人才会想起这些细节。

自己去东海出使前的一段时间,那天和林殊聊天,说起了韩嫣和汉武帝的,苦饥寒,逐金丸。 当时林殊鄙视汉武帝,说给喜欢的人送什么金子实在是太俗气。要是自己一定送东海明珠。

靖王当时讥讽到,金子是俗气,珍珠难道也不也一样

陆机的文赋里说:石韫玉而山辉,水怀珠而川媚。金子和东海明珠又怎么能一样呢。月本天上明珠,珠似水中明月。

那天林殊索要鸽子蛋一样的夜明珠的时候,其实还有一句话靖王没有听见。

林殊最后呢喃了一句,观心同水月,解领得珍珠。

 


今天根本是蜂蜜做的玻璃渣

本来做好捅刀子的准备的,结果发现发糖甜的不行。 从感情上说,萌靖苏或者苏靖的,萌的难道不是青梅和天降的冲突的吗? 这集看见了靖王对竹马不忘的深情,又听见了靖王表白,何尝不是这一年来对梅推心置腹才会现在这样生气。 简直两种模式都get到了呢。 顺说长苏也很萌呀,虽然他一直说自己是谋士,但是从始至终他在面对靖王的时候都是把自己当作林殊。 所以在地道里跪下,那个表情真的是懵逼了,跪下大概真的是病后站不住了。而那句殿下何意是真的懵了。“他怎么会说要和我绝交,他怎么会和林殊说要绝交。”所以他最先想到的是一定要阻止他,林殊一定会阻止他。 最后在雪地里吵架的模式大概就是少年时的翻版。青梅竹马的他们,在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林殊大概也是大喝一声,萧景琰,你脑子怎么这么倔吧! 捂脸,景琰说,我到地下怎么回答林殊的时候,表情real认真呀,所以梅听完后,一口气憋住了,最后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说,你想救我们就去救喽。 完全拧不过呀,无论梅长苏也好,林殊也好,当他口灿莲花,辩才无碍的时候,大概唯一无可奈何的也不过是坚持自己原则和看法的倔牛吧。 如果无视感情来说,靖王说的也没什么问题吧。假设梅真是一个谋士,一个无法听从正确谏言和理想完全不同的君主,早早另择他人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吧。 最后这个作者是he控,每一个都求仁得仁了,长苏可以变回林殊,靖王get清平盛世,霓凰get夫婿一枚,连夏冬都he了。所以既然都是毕生所恋,还有谁对不起谁的问题吗。